此人此世不存

......忍不住要搞事情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这个姑娘很眼熟( ´ ▽ ` )ノ

一句话完结圣者

混沌海。
巫妖发现了一个白团子,啊呜一口,好吃~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异界灵魂:?!!!??......谜一样的退场方式


怎么办,好喜欢巫妖啊巫妖......看了这么久一直站的巫妖主视角,被虐的要死哦。
好好的骨头架子说复原就复原,认识的人都是偏向同居者的,那句“被放弃的一直是自己”简直虐的要死哦……
异界灵魂很好真的,三观超正温柔和善,如果我开始站的这位的视角一定会喜欢他的,来自和平的界面,努力活下去,有天赋有努力能认清事实又不一味圣母,男神妥妥的....
然而还是好心疼那个又小又冷的龙裔,被放弃的半精灵,头也不回放弃血肉的巫妖,无底深渊在下啊,让他愉快的做一个邪恶骨架子不好吗……
天生邪恶?或许吧,可从未被给予温柔怎能奢求他待人温柔,在凯瑞本他们为了异界灵魂的善良而倾心相待的时候,我总是禁不住想,如果巫妖也出生在这个平和的世界会怎样,或许会是个禁欲系的学者吧,带着金丝框眼镜,穿着白色研究服,有些冷淡,有些傲娇,却会为了一只流浪猫蹭他裤脚而心软的家伙吧……很难过,为他无人看护的曾经,为他自觉“会被最先放弃”的现在。

盗贼与娼妓的爱情

葛兰与梅蜜,一个狡诈卑鄙的盗贼,一个无情浅薄的弗罗牧师,比起小队里的王女骑士游侠主角(异界的灵魂与曾经的巫妖)闪烁着光辉的崇高信仰与理想,两个凡人,卑微而低劣,挣扎着存活就是全部的意义。可是这样两个人啊,碰触在一起的灵魂是令人诧异的瑰丽,那叫做爱情的玩意儿端然肆意的生长在贫瘠黑暗的土壤。畸形吗?或许吧,无望吗?可能吧,明明最明白爱情虚幻的两人毫无悔改的一头栽了进去,不得善终吗?无所谓了,那朵花儿最终肆无忌惮的绽放。

她总以为他在看她,其实没有

为何不按常理来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雨水落在纸制的伞面打出扑簌的声响,他撑着伞远去,再没有回头。他蜷缩下身体,哭的不能自已。

我爱你 你别死好不好
我想你 你去死好不好

你一笑 就觉得什么都好了。